取药时间仅7秒,库存降低500万!智慧药柜纾解药师与医院压力-大同医护官方网站

 

English 简体 繁体
布告栏
  活动快讯
  媒体报导
  资讯安全政策
媒体报导

取药时间仅7秒,库存降低500万!智慧药柜纾解药师与医院压力

【天下杂志 台湾智慧城市产业联盟 智慧医疗 / 陈晓开 2020/11/26】

 

这对北医附医药剂部来说,真是一场宁静的数位转型革命。

走进药剂室,看到成群的药车静置在角落,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药剂部副主任王尔莹涌起一阵紧张情绪。她曾每小时都站在这里,逐笔点收住院的处方调剂,催找紧急处方用药,再请医院内传送人员快步分送到各个病房。

整点的药剂发送不能有一点差错,使药师们绷紧神经;此外,还要耗费大量人力居间分送,「若错过整点传送,再等又是1个小时以后,缓不济急呀!」王尔莹点出大型医院「住院单一剂量药品供应系统」的困境。

现在,在每个楼层病房侧间,都能看到新颖的「智慧药柜(Automatic Dispensing Cabinet,ADC)」;护理师接到医嘱与药师核定通知后,就能在发药前,到药柜提出病人的用药。

药剂部从过去调剂处方的大数据中,找出每个科别病房的常用药品项,再挑出80%的个别科的病房常备用药与针剂,放在ADC中;护理师通过指纹身分认证后,并点入病人虚拟药柜,就能取药。药柜只会亮起该病人药剂盒的灯,其他药盒无法开启,避免取药错误。(延伸阅读|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院长陈瑞杰|最懂区块链的院长:智慧医院只是手段,变成「好医院」才是目的)

 

药剂室与病房间繁忙的药剂传送不再,每个月药剂传送竟然减少达1,613次;取药的时间,从过去的3070分钟,缩短到7秒钟。

王尔莹认为,更重要的是,护理师不用每次使用吗啡等管制针剂前后,都要用纸笔盘点与登记数量,「ADC就能即时计数及回传资讯到后台。」

退药处理也是药剂现场的难题。医师经常必须依住院病人病况调整用药,过往以人力传送到病房的模式而言,又是一次奔波;药剂师更要将这些退药一一盘点归位或丢弃,并逐笔填写退帐。

王尔莹形容,当时状况是「假日前药车爆量,假日后退药爆量」,退药率达3成是常有的事;加上很多药品外观类似,忙乱中有错,很难避免。

因此,导入ADC,可说是终结了药剂师找药、盘点药品、签收、退药及病房等药的梦靥。(延伸阅读|你拿错药了吗?每600张处方笺就有1张用药不当 影响全台42万人)

北医附医药剂部的「中央药局管理平台」,是ADC背后的数位神经系统。所有药品在登录有效期限、品项、库位等基本资料后,遍布在21个病房的ADC会即时回传最新用量;平台能根据过去每个药品用量的大数据,演算出备药量是否充足,并自动向药厂下单。

「库存盘点一直都是药剂师的灾难。ADC的即时资讯,管理平台的库存管理、智慧叫单,都是我们的救星,」王尔莹说。

尤其,近年新药开发成长的速度惊人。根据统计,民国96年到107年,药品品项就增加两倍;大型医院背负「不能缺药」的压力,储备量总是比预估用量多2成到3成。

但导入ADC后,透过即时数据与管理平台的智慧运算,王尔莹估计,2019年11月底上线以来,每月库存成本可降低500万元台币。「药剂师不用每天穿梭在堆满药品的『羊肠小径』间,可以比较像个正常上班族⋯⋯」她自嘲过去的窘境。(延伸阅读|智慧医疗深度专题・我们的未来医生)

从过往单一剂量药品供应的集中模式,转化成「中央—病房」的ADC架构,大幅改变院内药剂供应流程,可说是北医附医药剂部关键的数位转型。王尔莹认为,最重要的,莫过于将药剂师从每日、每小时的调剂、盘点、签收等流程,与无止境地加班困境中解放出来,还给他们临床与药物谘询、判断的专业。

 

新闻连结:  https://futurecity.cw.com.tw/article/1780

无任何资料

[ 回上页 ]